Friday, August 12, 2022

我常用到的音響調整工具之2:聽診器

 看到心中期待已久的好唱盤/臂在二手音響市場出現,而且價錢合理,非常吸引人。到了賣方處,物件看起來外觀沒問題。放了幾張唱片,功能也正常。但是,這就代表完全沒毛病了嗎?會否有看不到的內傷呢?

唱盤與唱臂主要是機械性的東西,有問題時還是可能運作,看來大致正常。例如轉盤軸承或唱臂軸承受過撞擊或重壓變形受損,造成摩擦力增加或軸間隙變大,這在運作時肉眼是不容易看出來的。 這時,就應該有一付醫用聽診器 ,靠在軸承上,仔細聽聽看有沒有異常的摩擦聲或其他不該有的機械噪音。

它還有另一用途,就是可以簡易測試音響架或是墊材的避震功能到底如何。用測試CD放粉紅噪音 (pink noise)從喇叭發聲,然後用聽診器靠在已經放置於音響架或/墊材上的機器外殼/機座,就大概可以知道,這些東西是否真有避震效果。



我常用到的音響調整工具之1:數位長條狀水平儀

 這是調音響最重要的工具之一,在美國約40元美金可買到。和一般的圓形氣泡式水平儀比起來,有下列優點:

1)測量部位夠寬夠長,可以避開局部的微小凹凸或像是灰塵等的影響。所以用來測定較大的物件,像是喇叭,比較容易得到consistent 的結果。

2)數位顯示,不需要用目測是否氣泡在正中央位置。而且可以隨時校正。

3)可以顯示水平至90度及之間所有角度。方便調喇叭的仰角等,一般氣泡式無法達到的功能。

1是用來調喇叭是否測邊與地面垂直,或上緣平行地面。圖2是調 QUAD 靜電喇叭前面的仰角。這個型號底部有磁鐵,可以吸附在 ESL989 前面的鐵網。

因為本身有些重量,所以軟式懸吊的唱盤(如 Linn LP12)不適合使用。但可在硬盤上把水平調得很準確。如圖3,先測一個方向,再如圖4,轉約90度測另一方向。






Thursday, August 11, 2022

「科學」的工具與「非科學」的道具

 如果說使用工具是音響「科學」的具體表現,那調聲的道具,就往往可列入「非科學」的範疇。與許多「密技」派的發燒友一樣,我所常用的一些道具,其實也很難具體說出為什麼會對音質有影響。基本上,都是從別人或自己的經驗歸納得到的,然後用了一陣子後,就視之為理所當然。

但個人因為是理工背景出身,所以太過於玄妙的東西與做法,我還是盡量避免。理由倒不是因為先入為主認定它們沒有效果,而是我認為其它比較有道理可循,與理論/科學可沾上邊的選項還很多,所以還是先把這些都試過了,再去嘗試那些比較奇妙的。

音質的「局部性最佳點」與「全面性最佳點」

 人的聽覺,不管再怎麼有經驗,被主觀/客觀因素誤導的機率是極大的。所以對周遭的朋友,我一直都建議先用客觀的方法,使用各種工具將初始的設定,調到接近廠方建議,或是理論上最佳的範圍內,也就是美國俗語說的 in the ballpark,然後再用聽覺作細部修正。各位看專業鋼琴調音師,在調演奏會使用的琴時,不也是用了儀器幫忙?

我從30年多年前開始調音響,直到15年前左右,也幾乎是全靠耳朵調的。但後來從失敗的經驗中漸漸體會到,如果完全不靠工具,被誤導入歧途的機率是非常大的。最常落入的陷阱,就是找到了一個local optimum (概譯:局部性最佳點),卻自以為找到了 global optimum (概譯:全面性最佳點)。聲音聽起來自以為很棒,不可能再好了。但過不久後發現,在之前微調的範圍之外,別有洞天。自認的好聲,只不過是井底之蛙的一時錯覺。我常用的比方,就是一直在台北附近尋找台灣最高點,所以永遠在七星山附近繞來繞去。適當的使用工具,就可以大幅提高直接抵達玉山主峰附近的機率。這樣開始找最佳點,絕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以黑膠播放系統為例,特別是其它的變因參數不控制好的話,稍稍更動其中某一個參數就會造成十分明顯的聲音差別。在一個小小的的範圍內,變好變壞的高低起伏往往就會有好幾次。以為已經調好了,但過兩天一聽又覺得不對,以為是跑掉了。其實,很多情況只是,所找到的是在  local optimum 附近,並不是真正的全面性最佳點所在。後來聽習慣了,自己的耳朵又漸漸發覺出缺點。其實,這些缺點可能早就存在了,只是當初一時被某些方面的進步所蒙蔽,沒有立刻察覺罷了。

Monday, August 8, 2022

為何純淨而波型正確的AC電源重要?

 簡單地說,電源是音響發出所有聲音的基礎。幾乎所有插了電的器材,都在交流電進入後將之降壓整為直流電,再給各元件提供能源。喇叭發出的聲音是如何產生的?就是從音源開始的訊號,經過前級放大,到了後級擴大機把訊號加之於整好的直流電上,再來驅動喇叭。

所以,如果在各環節整成的直流電裡頭,還有殘存的雜訊,那不但會影響到元件的運作,而且最後就會傳到喇叭。如果是極高頻的電波雜訊,會干擾喇叭的發聲。如果是人耳可聽頻域,那就會隨著喇叭發出的音波傳入耳朵。

基本上,貴的器材,為何多半會大又重,主要就是電源部分做了加強。但是,不論是多好的整流濾波線路,都不可能完美。尤其是在兩種情況,一般的音響器材,幾乎都無法有效對付:

1)超高頻的無線電波雜訊。

2)交流電正弦波的波型有缺陷。

被動式的電源處理器,在交流電通過時產生作用。基本上就是用來補強器材電源濾波線路的不足。它們運用各式過濾方式,將電源的雜訊在進入器材前擋下來。所以,只要設計的理念正確,對付1)的效果,通常都相當不錯。尤其是某些濾波的方式,需要大型的金屬質的箍環,一般器材受限於機身大小無法裝進去。所以這類的電源處理器,的確有其存在的必要。

但是,再怎麼好的濾波器,也不能修正波型的缺陷。圖1是音響展時,圓山飯店的電源波型。濾波線路可以辦得到的,就是盡量將有缺角的部分處理到平滑,但是不可能將之修飾成完美的正弦波。而不完美的正弦波,意味的是:

A)完美的電源正弦波,代表僅有60Hz的頻率。波型有問題,就有其它頻率的成分存在,很可能會穿過器材的電源整流部分,成為直流電裡的雜訊。

B)如圖顯示,在正弦波最高點處有衰減,那器材裡電源的電容器就無法飽滿地充足電,減弱了儲存的能量,很可能也使器材聲音的動態變差。

不完美的電源波型,有多普遍呢?我只能說,不論是在美國或台灣,幾乎都找不到誰的家中波型是完美的。最常見的,就是 頂部被削平了。這是因為,家中所有的電器裡的電容,充電的頂點都在這個部位。所以,即使電力公司送出完美的正弦波,經過路途中這麼多電器的使用,幾乎無可避免的都會在頂部出現衰減現象。



Sunday, August 7, 2022

「蔘仔聲」是啥?

 小時候,人蔘是極高貴的補品,所以形容某東西很貴,就叫「貴蔘蔘」。在台灣音響界,有不少人以「蔘仔聲」來形容高價器材的聲音。前一陣子,我到台中去給幾個朋友示範使 Adjust+ 軟體來調 唱頭的 azimuth,在路途中聊到這方面話題。

的確,貴的器材,聽起來真的會與平價機不一樣。但從測量的數據,例如頻率響應,失真率等來看,其實分不出來多大的差別。仔細分析起來,聲音上的差異,主要在於「安靜」與「細緻」的感覺。貴的機器,廠方一定是花了不少功夫作所謂的「voicing」,這就就像是鋼琴等樂器的調音一樣,花功夫作出想要的音質特性。在多數的器材,主要也就是在電源和/或震動控制上面做文章。說穿了,就是改變各種諧振特性和電源濾波/儲能方式。

所以,反過來想,如果把外在的震動消除,然後用最純淨的供電給器材使用,那高價與低價器材之間的音質差別,是不是應該會變小?

我常勸一些發燒友,聲音要升級的話,投資在一些相對便宜,卻在根本上可以改進電源與避震,且實實在在有科學依據之工作原理的器材。它們看起來不sexy,然而其使用結果,幾乎都無例外的可以朝向所謂的高貴音質,邁進一大步。例如 PS Audio Power Plant,和Vibraplane Newport等廠的氣浮避震平台,甚至頗貴的高科技伺服控制的主動抗震平台,雖然不便宜,但比起那些貴到不可思議的器材/墊材/線材,要合理多了。在聲音上的投資報酬率,不知高出N倍。

但是,聽從我建議的人並不多。大多數人,還是比較願意去花不像話的大錢,買外觀富麗堂皇的器材,而放在極高價但沒什麼實質減震效果的音響架。然後用牆上出來,往往充滿雜訊且波型扭曲的電源去驅動它們。

我推薦的「冷門」發燒黑膠唱片,之三

 Beethoven: String Quartet No.14, Op.131

The Orford String Quartet

CBC SM363

 貝多芬的晚期四重奏,無疑是室內樂中的重量級作品。這首更是空前(至今可能還是絕後)的七個樂章之複雜鉅作。在此雖不多談音樂,但建議只要是聽古典音樂的人,應該都要仔細聽聽貝多芬過世前想表達的這些東西。他在晚年仍能勇於突破窠臼,創作當時極其前衛的音樂語言。聽完全曲不因之感動的話,那我只能說閣下是鐵石心腸了。

常有人說室內樂演出沒有什麼動態,這不能說是完全謬誤的觀念,但基本上犯了過度簡化的錯誤。雖然沒有管弦樂的巨動態,小比例的微動態,其實對錄音技術人員和音響系統都是很大的挑戰。而且在弦樂四重奏的場合,沒有其它樂器的音色陪襯,這就類似於攝影時拍黑白照片,去掉色彩只用明暗和漸層感來表達,對拍攝及沖洗技巧的要求反而更高。弦樂四重奏將音色簡單化,反而對錄音和系統解析度更挑剔。特別是曲子裡各弦樂器在演奏高低音域接近的和聲樂段時,一點點錄音或再生的差錯都會令聽者混淆。像是中提琴的低把位和大提琴高把位互相交錯,以及兩把小提琴在對話的時候,要是唱頭VTA太低,就常會使人聽得撲朔迷離,搞不清哪一把樂器在演奏。若是azimuth角度有偏差,四支樂器的位置就會難以分辨或不對襯,中提琴和大提琴常因此擠在一塊兒。所以,好的弦樂四重奏錄音,肯定是用來調聲的好道具。喜好追求音場的人,不妨先專注於四重奏的表現,使其達到即使不看譜,都可清楚辨認四把樂器的樂聲線條和空間位置的地步。如此一來,播放複雜的管弦樂錄音時,精確的音場絕對跑不掉。

一般在音樂會的場合,為考量四部音量大小的平衡,大提琴琴身面向聽眾是比較多團體採取的方式。也就是它的位置在中間偏右側。如此低音聲部才足以跟第一小提琴抗衡。而中提琴在樂曲中的份量比重通常較輕,琴身朝裡較無妨,所以坐在最右側的位置。但錄音時若中提琴琴身朝裡面,很多系統上可能聽不清楚中提琴的聲音。因此許多四重奏錄音將二者對調,大提琴擺在右前方。

這張唱片的錄音沿用了前者的座位安排,中提琴位置放在右前方,琴身幾乎是背對著麥克風和聽者,因此對系統解析度的挑戰性更高。如果大提琴和中提琴之間的空間感沒有描繪出來,中提琴聲很容易被大提琴給淹沒,使人誤以為中提琴手大部分時候在休息狀態。還有,貝多芬在樂譜中將強弱標示得特別清楚,所以錄音動態足夠與否,關係到曲子的精神可否得以完整呈現。這張唱片的動態範圍,肯定在所有小編制的錄音中名列前茅。猜想要是Mercury來錄四重奏,大概就是這個模樣。像整首曲子的重頭戲第四樂章,和強弱交替如迅雷的第五樂章,第一小提琴的爆發力極為驚人,簡直可以媲美直刻片。播放時要是唱頭循軌能力不佳或調整不當,很可能會失真破聲。您的系統如果能在四聲部強音合奏時完全不亂,樂器形體不膨脹或變形,而且四把樂器的梯形定位穩定,那您的調聲心血就沒有白費。

這首曲子幾個較有名的版本,在此順便大略提一下以供參考。RCA Juilliard版是Living Stereo時代晚期的錄音,音色好,堂音多,音場表現也屬上乘。可惜早期刻片在動態大時不夠乾淨。若找不到CBC Orford版,這也是張用來測試和調音的好選擇。RCA Red Seal時代Guarneri 版的演奏評價極高,但錄音上令人失望。左右樂器分得太開,音場中間有大洞,左右聲道好像沒什麼關連。音色算細膩,但動態不佳。大提琴的低音不足,形體太小,位置和中提琴離太近而與兩支小提琴離太遠。DG Amadeus版四樂器雖有不錯的梯行分佈,但中間的二提和中提位置淺了些。DG的弦樂音色一向不討好,這錄音也不例外,金屬成分太多,整體音色太瘦。Seraphim版,The Hungarian Quartet 得過法國唱片大獎的錄音,演奏雖有獨到之處,但錄音表現較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