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August 12, 2022

我常用到的音響調整工具之2:聽診器

 看到心中期待已久的好唱盤/臂在二手音響市場出現,而且價錢合理,非常吸引人。到了賣方處,物件看起來外觀沒問題。放了幾張唱片,功能也正常。但是,這就代表完全沒毛病了嗎?會否有看不到的內傷呢?

唱盤與唱臂主要是機械性的東西,有問題時還是可能運作,看來大致正常。例如轉盤軸承或唱臂軸承受過撞擊或重壓變形受損,造成摩擦力增加或軸間隙變大,這在運作時肉眼是不容易看出來的。 這時,就應該有一付醫用聽診器 ,靠在軸承上,仔細聽聽看有沒有異常的摩擦聲或其他不該有的機械噪音。

它還有另一用途,就是可以簡易測試音響架或是墊材的避震功能到底如何。用測試CD放粉紅噪音 (pink noise)從喇叭發聲,然後用聽診器靠在已經放置於音響架或/墊材上的機器外殼/機座,就大概可以知道,這些東西是否真有避震效果。



我常用到的音響調整工具之1:數位長條狀水平儀

 這是調音響最重要的工具之一,在美國約40元美金可買到。和一般的圓形氣泡式水平儀比起來,有下列優點:

1)測量部位夠寬夠長,可以避開局部的微小凹凸或像是灰塵等的影響。所以用來測定較大的物件,像是喇叭,比較容易得到consistent 的結果。

2)數位顯示,不需要用目測是否氣泡在正中央位置。而且可以隨時校正。

3)可以顯示水平至90度及之間所有角度。方便調喇叭的仰角等,一般氣泡式無法達到的功能。

1是用來調喇叭是否測邊與地面垂直,或上緣平行地面。圖2是調 QUAD 靜電喇叭前面的仰角。這個型號底部有磁鐵,可以吸附在 ESL989 前面的鐵網。

因為本身有些重量,所以軟式懸吊的唱盤(如 Linn LP12)不適合使用。但可在硬盤上把水平調得很準確。如圖3,先測一個方向,再如圖4,轉約90度測另一方向。






Thursday, August 11, 2022

「科學」的工具與「非科學」的道具

 如果說使用工具是音響「科學」的具體表現,那調聲的道具,就往往可列入「非科學」的範疇。與許多「密技」派的發燒友一樣,我所常用的一些道具,其實也很難具體說出為什麼會對音質有影響。基本上,都是從別人或自己的經驗歸納得到的,然後用了一陣子後,就視之為理所當然。

但個人因為是理工背景出身,所以太過於玄妙的東西與做法,我還是盡量避免。理由倒不是因為先入為主認定它們沒有效果,而是我認為其它比較有道理可循,與理論/科學可沾上邊的選項還很多,所以還是先把這些都試過了,再去嘗試那些比較奇妙的。

音質的「局部性最佳點」與「全面性最佳點」

 人的聽覺,不管再怎麼有經驗,被主觀/客觀因素誤導的機率是極大的。所以對周遭的朋友,我一直都建議先用客觀的方法,使用各種工具將初始的設定,調到接近廠方建議,或是理論上最佳的範圍內,也就是美國俗語說的 in the ballpark,然後再用聽覺作細部修正。各位看專業鋼琴調音師,在調演奏會使用的琴時,不也是用了儀器幫忙?

我從30年多年前開始調音響,直到15年前左右,也幾乎是全靠耳朵調的。但後來從失敗的經驗中漸漸體會到,如果完全不靠工具,被誤導入歧途的機率是非常大的。最常落入的陷阱,就是找到了一個local optimum (概譯:局部性最佳點),卻自以為找到了 global optimum (概譯:全面性最佳點)。聲音聽起來自以為很棒,不可能再好了。但過不久後發現,在之前微調的範圍之外,別有洞天。自認的好聲,只不過是井底之蛙的一時錯覺。我常用的比方,就是一直在台北附近尋找台灣最高點,所以永遠在七星山附近繞來繞去。適當的使用工具,就可以大幅提高直接抵達玉山主峰附近的機率。這樣開始找最佳點,絕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以黑膠播放系統為例,特別是其它的變因參數不控制好的話,稍稍更動其中某一個參數就會造成十分明顯的聲音差別。在一個小小的的範圍內,變好變壞的高低起伏往往就會有好幾次。以為已經調好了,但過兩天一聽又覺得不對,以為是跑掉了。其實,很多情況只是,所找到的是在  local optimum 附近,並不是真正的全面性最佳點所在。後來聽習慣了,自己的耳朵又漸漸發覺出缺點。其實,這些缺點可能早就存在了,只是當初一時被某些方面的進步所蒙蔽,沒有立刻察覺罷了。

Monday, August 8, 2022

為何純淨而波型正確的AC電源重要?

 簡單地說,電源是音響發出所有聲音的基礎。幾乎所有插了電的器材,都在交流電進入後將之降壓整為直流電,再給各元件提供能源。喇叭發出的聲音是如何產生的?就是從音源開始的訊號,經過前級放大,到了後級擴大機把訊號加之於整好的直流電上,再來驅動喇叭。

所以,如果在各環節整成的直流電裡頭,還有殘存的雜訊,那不但會影響到元件的運作,而且最後就會傳到喇叭。如果是極高頻的電波雜訊,會干擾喇叭的發聲。如果是人耳可聽頻域,那就會隨著喇叭發出的音波傳入耳朵。

基本上,貴的器材,為何多半會大又重,主要就是電源部分做了加強。但是,不論是多好的整流濾波線路,都不可能完美。尤其是在兩種情況,一般的音響器材,幾乎都無法有效對付:

1)超高頻的無線電波雜訊。

2)交流電正弦波的波型有缺陷。

被動式的電源處理器,在交流電通過時產生作用。基本上就是用來補強器材電源濾波線路的不足。它們運用各式過濾方式,將電源的雜訊在進入器材前擋下來。所以,只要設計的理念正確,對付1)的效果,通常都相當不錯。尤其是某些濾波的方式,需要大型的金屬質的箍環,一般器材受限於機身大小無法裝進去。所以這類的電源處理器,的確有其存在的必要。

但是,再怎麼好的濾波器,也不能修正波型的缺陷。圖1是音響展時,圓山飯店的電源波型。濾波線路可以辦得到的,就是盡量將有缺角的部分處理到平滑,但是不可能將之修飾成完美的正弦波。而不完美的正弦波,意味的是:

A)完美的電源正弦波,代表僅有60Hz的頻率。波型有問題,就有其它頻率的成分存在,很可能會穿過器材的電源整流部分,成為直流電裡的雜訊。

B)如圖顯示,在正弦波最高點處有衰減,那器材裡電源的電容器就無法飽滿地充足電,減弱了儲存的能量,很可能也使器材聲音的動態變差。

不完美的電源波型,有多普遍呢?我只能說,不論是在美國或台灣,幾乎都找不到誰的家中波型是完美的。最常見的,就是 頂部被削平了。這是因為,家中所有的電器裡的電容,充電的頂點都在這個部位。所以,即使電力公司送出完美的正弦波,經過路途中這麼多電器的使用,幾乎無可避免的都會在頂部出現衰減現象。



Sunday, August 7, 2022

「蔘仔聲」是啥?

 小時候,人蔘是極高貴的補品,所以形容某東西很貴,就叫「貴蔘蔘」。在台灣音響界,有不少人以「蔘仔聲」來形容高價器材的聲音。前一陣子,我到台中去給幾個朋友示範使 Adjust+ 軟體來調 唱頭的 azimuth,在路途中聊到這方面話題。

的確,貴的器材,聽起來真的會與平價機不一樣。但從測量的數據,例如頻率響應,失真率等來看,其實分不出來多大的差別。仔細分析起來,聲音上的差異,主要在於「安靜」與「細緻」的感覺。貴的機器,廠方一定是花了不少功夫作所謂的「voicing」,這就就像是鋼琴等樂器的調音一樣,花功夫作出想要的音質特性。在多數的器材,主要也就是在電源和/或震動控制上面做文章。說穿了,就是改變各種諧振特性和電源濾波/儲能方式。

所以,反過來想,如果把外在的震動消除,然後用最純淨的供電給器材使用,那高價與低價器材之間的音質差別,是不是應該會變小?

我常勸一些發燒友,聲音要升級的話,投資在一些相對便宜,卻在根本上可以改進電源與避震,且實實在在有科學依據之工作原理的器材。它們看起來不sexy,然而其使用結果,幾乎都無例外的可以朝向所謂的高貴音質,邁進一大步。例如 PS Audio Power Plant,和Vibraplane Newport等廠的氣浮避震平台,甚至頗貴的高科技伺服控制的主動抗震平台,雖然不便宜,但比起那些貴到不可思議的器材/墊材/線材,要合理多了。在聲音上的投資報酬率,不知高出N倍。

但是,聽從我建議的人並不多。大多數人,還是比較願意去花不像話的大錢,買外觀富麗堂皇的器材,而放在極高價但沒什麼實質減震效果的音響架。然後用牆上出來,往往充滿雜訊且波型扭曲的電源去驅動它們。

我推薦的「冷門」發燒黑膠唱片,之三

 Beethoven: String Quartet No.14, Op.131

The Orford String Quartet

CBC SM363

 貝多芬的晚期四重奏,無疑是室內樂中的重量級作品。這首更是空前(至今可能還是絕後)的七個樂章之複雜鉅作。在此雖不多談音樂,但建議只要是聽古典音樂的人,應該都要仔細聽聽貝多芬過世前想表達的這些東西。他在晚年仍能勇於突破窠臼,創作當時極其前衛的音樂語言。聽完全曲不因之感動的話,那我只能說閣下是鐵石心腸了。

常有人說室內樂演出沒有什麼動態,這不能說是完全謬誤的觀念,但基本上犯了過度簡化的錯誤。雖然沒有管弦樂的巨動態,小比例的微動態,其實對錄音技術人員和音響系統都是很大的挑戰。而且在弦樂四重奏的場合,沒有其它樂器的音色陪襯,這就類似於攝影時拍黑白照片,去掉色彩只用明暗和漸層感來表達,對拍攝及沖洗技巧的要求反而更高。弦樂四重奏將音色簡單化,反而對錄音和系統解析度更挑剔。特別是曲子裡各弦樂器在演奏高低音域接近的和聲樂段時,一點點錄音或再生的差錯都會令聽者混淆。像是中提琴的低把位和大提琴高把位互相交錯,以及兩把小提琴在對話的時候,要是唱頭VTA太低,就常會使人聽得撲朔迷離,搞不清哪一把樂器在演奏。若是azimuth角度有偏差,四支樂器的位置就會難以分辨或不對襯,中提琴和大提琴常因此擠在一塊兒。所以,好的弦樂四重奏錄音,肯定是用來調聲的好道具。喜好追求音場的人,不妨先專注於四重奏的表現,使其達到即使不看譜,都可清楚辨認四把樂器的樂聲線條和空間位置的地步。如此一來,播放複雜的管弦樂錄音時,精確的音場絕對跑不掉。

一般在音樂會的場合,為考量四部音量大小的平衡,大提琴琴身面向聽眾是比較多團體採取的方式。也就是它的位置在中間偏右側。如此低音聲部才足以跟第一小提琴抗衡。而中提琴在樂曲中的份量比重通常較輕,琴身朝裡較無妨,所以坐在最右側的位置。但錄音時若中提琴琴身朝裡面,很多系統上可能聽不清楚中提琴的聲音。因此許多四重奏錄音將二者對調,大提琴擺在右前方。

這張唱片的錄音沿用了前者的座位安排,中提琴位置放在右前方,琴身幾乎是背對著麥克風和聽者,因此對系統解析度的挑戰性更高。如果大提琴和中提琴之間的空間感沒有描繪出來,中提琴聲很容易被大提琴給淹沒,使人誤以為中提琴手大部分時候在休息狀態。還有,貝多芬在樂譜中將強弱標示得特別清楚,所以錄音動態足夠與否,關係到曲子的精神可否得以完整呈現。這張唱片的動態範圍,肯定在所有小編制的錄音中名列前茅。猜想要是Mercury來錄四重奏,大概就是這個模樣。像整首曲子的重頭戲第四樂章,和強弱交替如迅雷的第五樂章,第一小提琴的爆發力極為驚人,簡直可以媲美直刻片。播放時要是唱頭循軌能力不佳或調整不當,很可能會失真破聲。您的系統如果能在四聲部強音合奏時完全不亂,樂器形體不膨脹或變形,而且四把樂器的梯形定位穩定,那您的調聲心血就沒有白費。

這首曲子幾個較有名的版本,在此順便大略提一下以供參考。RCA Juilliard版是Living Stereo時代晚期的錄音,音色好,堂音多,音場表現也屬上乘。可惜早期刻片在動態大時不夠乾淨。若找不到CBC Orford版,這也是張用來測試和調音的好選擇。RCA Red Seal時代Guarneri 版的演奏評價極高,但錄音上令人失望。左右樂器分得太開,音場中間有大洞,左右聲道好像沒什麼關連。音色算細膩,但動態不佳。大提琴的低音不足,形體太小,位置和中提琴離太近而與兩支小提琴離太遠。DG Amadeus版四樂器雖有不錯的梯行分佈,但中間的二提和中提位置淺了些。DG的弦樂音色一向不討好,這錄音也不例外,金屬成分太多,整體音色太瘦。Seraphim版,The Hungarian Quartet 得過法國唱片大獎的錄音,演奏雖有獨到之處,但錄音表現較差。

Saturday, August 6, 2022

ELP雷射黑膠唱盤的音質

 講到ELP,不得不提到的是,唱片雜音。ELP 在播放大多數的唱片時,唱出的表面雜音比調校正確的傳統唱盤,要來得「多」,來得「大」,這幾乎是每個聽過它的人的第一印象。所謂的多,就是本來在傳統盤上,唱起來沒什麼爆裂雜音的唱片,在ELP上放,就可能出現多到令人無法接受的雜音數量。而且,雜音的「顆粒大小」與響度,相較於傳統盤,比例要大上很多。如果要分析原因,大概可以歸諸於:

1)雷射不像一般唱針尖,可以把部分灰塵等雜質給「推開」。

2)雷射讀取,是用一個圓形的小點,而針尖與溝槽的接觸面是幾十倍的長條型或橢圓型。所以雷射讀到灰塵及雜質時,被其影響的比例,會大很多。

3)如前所述,雷射讀的溝槽部位是較高,接近表面的地方,而稍高價位的唱頭,針尖大多是唱接近底部。也許較大的灰塵及雜質比較容易「卡」在高處?

ELP的說明書,特別強調用家一定要用洗唱片機來清潔唱片。而根據我的經驗,不但要洗,而且最好要在唱之前洗。有時才洗過幾天的片子,傳統盤唱起來很好,但ELP唱起來就問題重重。有人會說,雜音對他/她不是問題。但是,關鍵還在於,沒洗乾淨的唱片,會嚴重影響ELP的播放音質,少掉很多小音量的重要細節。更有甚者,如果灰塵或雜質顆粒比較大,ELP還會「跳針」。它的跳法,事實上與普通盤相當不同。不是卡在同一圈音溝或跳到隔壁溝,而常常是導引的雷射「迷失」了,而需要在某些距離外,才重新找回正確路途。所以,很可能會漏掉不小的一段音樂。

幾年前ELP剛到家裡,消息傳出去,就有不少朋友及好奇的人士到台北家中來。但大部分人,尤其是有玩黑膠唱盤經驗的,聽到它播放時的雜音及音質,沒幾分鐘就大大地搖頭。判定ELP沒有資格作為 Hi-End 的音源。不少人與我在台北使用的傳統唱盤做A/B比較後,指出下列幾個問題:

1)音樂似乎變得缺乏生氣與動態,有些平淡無味。

2)音場變淺變窄,3D的感覺減少。

3)空氣感與微小訊號的細節變少。

當時因為我的主要唱放沒有mm輸入,而用較低價的備用唱放,以上這些缺點的確相當明顯。而多數人在作了如此結論之後,也沒有耐性再仔細地去多試聽與思考。其實,即使在當時ELP尚未升級之前,它在播放密度較低,也就是編制小的的音樂時,單一樂器/人聲的低失真度,質感與紋理,就已經是傳統盤比不上的。從這個觀察,我深深地體驗到,傳統盤播放時,先天上受到機械性摩擦與共振的負面影響是很大的。Joan Baez 年輕時在 Vanguard的現場錄音,特別是音量小,伴奏簡單的幾首歌,用ELP播放,會讓我有在聽母帶的錯覺──但先決條件是唱片要剛洗過,而且要洗得超乾淨。

在經過升級之後,上述的缺點得到相當大的改善,明顯地縮減了與傳統盤之間的差距。這時,多數人來試聽時,如果我先用ELP,常得到的反應是,「聲音很好,改進了很多」。不過,再用傳統盤放同一唱片,就會說:「還是傳統盤比較好」。我自己對升級後的初始印象是,感覺像是照片或螢幕的粒子變細了,然後顏色的彩度也增高許多。

但是,就如測量的數據所顯示,ELP的高頻還是有些衰減的感覺。也可能因為如此,比起傳統盤,音樂顯得「扁」而缺乏生氣。這就讓我想起多年以前,比較直接驅動唱盤與高級皮帶驅動盤(如:Linn LP12)的差別一樣。直驅盤的聲音,就是比較平淡無味。難道這與ELP雖是皮帶驅動,但也用了伺服控制有關?

最近,感謝博承的陳先生讓我借用他收藏的 Goldmund PH3 唱放,它有極高水準的mm輸入,而且可以調整阻抗及容抗負載。在試驗之後,我用了50k 的阻抗,容抗為050k 比一般常見的47k 還高,所以增加了高頻的延伸,對動態也多所幫助。例如,Harmonia Mundi 的古匈牙利舞曲,除了音場比傳統盤窄淺之外,開闊輕鬆和律動的感覺,肯定不會落後。

ELP在音質上的原有優點,升級之後也更凸顯出來。單一樂器/人聲的低失真,質感與紋理(texture),在聽小編制的樂曲,如奏鳴曲, 四重奏奏,室內爵士等時,引人投入音樂的程度,甚至可以超出高價傳統盤。其中,最值得注意的聲音要點,包括

1)鋼琴的高音,特別是最高的那個八度,通透感足夠,敲擊聲比例正確,近似母帶或數位音源,而不會像傳統盤有點「柴」,類似木琴的感覺。

2)弦樂的摩擦感不誇張。加了弱音器時,纖細婉約而柔美,令人印象深刻。Starker Mercury 的錄音,在傳統盤聽,總是感覺大提琴質地粗了些,但ELP就不會如此。

3)人聲,尤其是女聲,在清唱或簡單伴奏的場合,是ELP的最強項。友人陳醫師(alc)帶來 Chesky 出的Rebecca Pidgeon專輯 Raven裡頭,  Spanish Harem 那首歌,從極低真的 Quad 靜電喇叭播放出來,人聲的仿真度,可以到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地步,這是傳統盤辦不到的。

低頻方面,ELP的特性是乾淨,完全無膨脹鬆弛的問題,但在爆發力及延伸方面略差。所以在聆聽大型管弦樂總奏時,欠缺了撼動人心的力量。淡水王醫師帶來試聽的,飛利浦所出, 孔德拉辛指揮的天方夜譚,在精巧的木管對話樂段,ELP的表現出乎意料之外的好。樂器的表情相當引人入勝,活生感甚至略勝傳統盤一籌。但在大規模總奏時,就會令人回到現實面,除了空間細節變差,低頻也有明顯的 congestion (遲滯不清)。

這些年我歸納出來,要得到ELP最佳的音質,一定要注重以下幾點:

1)震動控制,包括 避震及抑震:原廠強調,ELP因為與唱片表面不接觸,所以沒有迴授的問題,但以我的使用經驗,用了氣浮避震還是有非常大的音質改進,尤其在音場深度及空間的細節方面。而且,ELP本身運作時,產生不小的震動。所以如果使用可以抑振的配件,對聲音也會有正面的效果。要是能用到高價的主動式抗震平台,我的推測是,ELP的音質可能會令人刮目相看。

2)高品質的mm唱放:如前文所說,最好是高頻延伸極佳,可以調整阻抗的機種。當然,要是ELP的機型是本身已經有放大到CD輸出程度的信號,就不是問題。

3)唱片一定要洗得極乾淨,且最好是用超音波,在播放之前洗。洗過的唱片,即使放在封套內,過了幾天就會又出現雜音連連的狀況。

4)雖然說明書沒提到,但還是要把它調整至完全水平。

5)可以嘗試用不同的VSO來改變雷射讀取位置。目前我的感覺是,-1的位置聲音較好。


自從我購入這台ELP之後,它在音質上的表現一直讓我感到非常地矛盾。一方面,它在「低密度」音樂的表現相當地優秀。撇開雜音較多的問題,單一樂器或人聲的音質準確度,往往可以超出傳統唱盤。然而,隨著樂器/人聲的數目增加,它的解析能力就開始出現落差。尤其是空間感與層次感方面,即使經過最新的升級,還是落後傳統盤不少。特別是複雜的樂段,細節少了很多。

在最好的狀況下,它的低音染特性可以極接近母帶,避免了因為摩擦與機械性共振所引起的問題。所有的傳統盤,都會有這種音染,差別只是多寡的問題。這是物理學的定律鐵則,無可避免。從這角度來看,聽了 ELP,可以幫助我們思考如何把傳統盤做得更好,調出更小的失真。所以,ELP可以是很好的工具,用來作為持續改進傳統盤的標竿。



ELP雷射黑膠唱盤簡史與工作原理

其實近年來,我已經鮮少因一時衝動而買器材。尤其 玩音響幾十年來,逐漸地體會/看破,不同器材的聲音差別,無論是價位差別的大小,幾乎都是由於電源處理及震動控制的不同而產生。各式令人炫惑的外觀及廣告辭令,對我已經不產生作用。許多情況,雖然一開始會有衝動,但對該器材的實質與內在有所瞭解後,就打消了念頭。

這台ELP,是因為幾年前看了 Michael Fremer Stereophile 的評論,引起我極大的好奇心,再加上一時熱血衝腦,才花了不小的一筆錢,把它購入。這已經是數年之前的事了,那時我還在美國工作,在台時間不多,還把它寄放在克利瑪咖啡的鍾老闆那裡一陣子。當時的想法是,他可以在忙著煮咖啡時,用這機器放黑膠片,不必擔心唱完要馬上換片等問題,而且還可以遙控,無限制地重複播放。直到2014年,才把它搬回台北家。

然後,在2014年底,花了不少精力,把它寄回日本原廠,升級至最新的規格。在2015年初,回到台北家中。

ELP簡史

ELP 的起源,從頭說起的話,真正有一台可動作的原型機出現,是在1986年美國的CES展覽。由 Finial Technology 推出的產品,估計在市面上的賣價是2500美金,在當時是只有極少數人可以接受價錢。不幸的是,那時的經濟景氣不佳,再加上CD的出現與普及化,使得該公司從未達到將其商品化的階段,就面臨倒閉的命運。

1989年,Finial 的資方將技術專利賣給了日本 BSR 公司。BSR 後來變成 CTI,然後再創立了 ELP子公司,繼續研發雷射播放黑膠的科技。直到1997年,ELP LT-1XA 這台商品化的機型才上市,定價是20500美元,也還是超出大多數人可接受的範圍甚多。到了2003年,價錢才降至10500美元。

到現在,ELP 的官方網站顯示,總共有三種機型:LT Classic LT Master,及 LT Ultimate。我的這台,已經買了幾年了,於2015年初運到日本原廠升級至 LT Master Ultimate 同樣的音質水準。

我與ELP 公司的負責人,Sanju Chiba(姓的漢字應該是千葉吧?),在機器升級的過程中,經由電郵有過不少的討論,也對他的背景與行事風格有些瞭解。詳細資料請參照http://elpj.com/about-elp/meet-sanju-chiba/

技術原理簡介與討論

更詳細的說明,可以到ELP的網站 http://elpj.com/

在此只將要點摘譯:

1)它完全是類比的技術,沒有牽涉到任何的數位轉換。

2)總共使用5道雷射光,其中兩道用來讀左右聲道的聲音,兩道瞄準溝槽間的高處,用來循軌。另外一道,用來維持雷射讀取頭與唱片表面的距離,來適應不同唱片的厚度和不平的情況。

3)它讀取的溝槽位置是靠近頂部的部分,是一般唱針不會觸碰到的地方。所以理論上,會避開被刮壞的部位。

4)如果雷射讀取的溝槽位置,產生的聲音不理想,用家還可以選擇幾個不同的讀取位置。

5)左右聲道的雷射,在機械上是完全獨立的。不像一般唱頭,無法規避這先天上的限制。

6)轉速可以0.1 rpm 的精密度作調整。

7)雷射的粗細是 2 microns 2 x 10^-6 公尺)的圓點。一般唱針的線型接觸面寬度是 3 microns 左右。

根據廠方的說法,比起傳統唱盤,ELP 有以下的優點:

·        不會磨損唱片 ── 這肯定沒錯。

·        可以發現唱片裡,之前用傳統盤沒聽到的好聲音── 後面會有較多討論。

·        比起一般唱針,較可對付損壞,甚至破裂的唱片──我自己未曾驗證過,但據網上的討論真是如此。

·        使用起來像CD唱盤一樣方便──部分同意。

·        左右聲道分離度超越傳統唱頭──後面會有較多討論。

·        因為沒有摩擦產生的音染,而且讀取訊號更精確,所以音效比傳統唱頭接近母帶 ──後面會有較多討論。

·        不受外界聲音的干擾,不像傳統唱頭會有迴授的問題──部分同意,後面會有較多討論。

 

基本操作要點

·       操作與一般CD轉盤類似,但千萬不可用手去推抽屜,會造成損壞。

·       它附了一張校正用的唱片。如果是搬動後,或很久沒啟動ELP,就要重新執行校正程序

·       Variable Scanner Offset VSO)的功能,可以讓用家選擇雷射讀取溝槽的深淺位置。以 0.0254mm 為單位,在78轉唱片有5個選擇,而33轉有4個。

·       最新的型號除了提供mm phono 輸出,還有已經放大到 line level 接近CD唱盤的輸出大小,所以可不經過唱放。但我的是較早機型,只有phono 輸出。

·       只能唱黑色唱片,其它顏色或會透光的片子,雷射無法正常運作。

我推薦的「冷門」發燒黑膠唱片,之二

Bach: 6 Suites for Solo Cello

Wolfgang Boettcher大提琴

Cercle Kallistos CK1005

 

Cercle Kallistos這法國牌子的唱片不常見到。除了這套組曲之外,較常見的大概就是編號CK1004的郭德堡變奏曲。如果能找得到的話,那也是值得收藏的經典級錄音。

前一張小提琴聲是考驗頻段上半部,這張就是較低頻域的試金石,尤其是大部分人家中會出問題的50200Hz之間的頻段。喇叭與房間的交互作用良好與否,大提琴聲是很好的測試。大提琴低音域若膨脹,模糊或共鳴箱顯得太大或太小,那麼這頻段肯定有明顯的峰值或谷值。尤其這套唱片,可以說找不到錄音或刻片的失誤,所以如果聽到以上的毛病,系統調整方面就要再加把勁。

演奏是否屬經典級,我在此不作討論。但因為演奏者不是大明星,有必要略加介紹。Wolfgang Boettcher生於1935年,曾擔任柏林愛樂的大提琴首席。1976年離開該職,成為獨奏家及Brandis四重奏團的成員。根據唱片說明,Boettcher在錄音時因循了他在演奏會中的慣例,依據演出或錄音場所的音響特性,調整樂章之間的間隔,讓聽者在感覺上更接近現場聆聽演奏。而且為了配合各組曲的不同特性,他還用了不同的弦來搭配。錄音製作人為了彰顯Boettcher的琴技和所用Guarneri琴的聲音,特地選了殘響較少的古堡房間為錄音地點,而非教堂或音樂廳。

放這張唱片時,在幾乎任何系統上都可以聽得出來,錄音場所的確不大,麥克風擺的距離也符合一般聽室內小型演奏會給人的印象。第一,二和六號組曲是在Grignan堡錄製的,中高音較明快,低頻琴聲共鳴較少,但琴體形狀定位特別明顯。第三,四和五號錄音地點在Maisons-Laffitte堡,高頻格外平順甜美,低頻更形飽滿。

而在調校良好,音色中性的系統上聽來,大提琴聲和音像幾乎會真實到給人產生與演出者共處一室的錯覺。閉上眼睛,把三張LP一口氣聽完,您可能會驚訝地發現,就像聽高水準現場演奏一樣,從頭到尾竟然都沒有令人皺眉不快的聲音出現。而且,也不是那種過度軟化,美化或壓抑動態的音質。就因為保存了樂音的豐富表情及陰陽頓錯,所以即使沒有富麗堂皇的大編制,卻還是能抓住聽者的注意力,讓人聽得興味盎然。喜歡甜美型音色的人,可能要挑剔這錄音的音色太淡而無味。但在我的看法,這是失真最低,最接近真實樂器的聲音。在幾無音染的前提之下,討論音色似乎就顯得多餘了。

提到巴哈的大提琴組曲,音響上就必得討論到Mercury Starker版錄音。它明顯的是屬於真空管音色,中頻部分有特別的魅力。但對我來說,與真實樂器比較起來,樂器質感太粗糙了些。特別是強音的時候,似乎有某種程度的失真。講到強音,值得注意的是,Starker用的是現代弓背略凹(concave)的弓,結構較強,可在敏捷度,力道及音量上盡情發揮。但跳弓也高,所以在錄音中可以明顯聽到較多運弓雜聲。Boettcher用的則是仿巴洛克弓,弓背是平直的,比較不能發力。比起現代弓(法國人Tourte1785年發明)音量較受限制,再加上可能用了特殊的弦(是否部分是羊膓,我不能確定),所以表情上就顯得古樸許多。

Starker版令我較不滿之處,主要就是音像形體不夠凝聚。某些樂段,如第五組曲,高中低頻分佈左右,分散我注意力,讓人無法專心聆聽。此外,收錄的呼吸聲大是沒關係,但和琴聲的相對位置並不連貫。我並沒有原版,但在Speaker’s Corner再版發行片,Golden Import版,甚至CD版上都有如此瑕疵。所以各位不要以為是唱頭唱臂調得不夠好,花冤枉功夫調到吐血。有懷疑的話請用CD版作參考比較。這也就是我一向主張CD唱盤是調音響,尤其是調唱盤之重要工具的原因。

Friday, August 5, 2022

ZYX唱頭廠牌的起源

 資深的黑膠唱片玩家,應該都還記得 Ortofon MC20 這個唱頭吧?我這輩子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的動圈式MC唱頭,就是高一的時候,在二哥的朋友家觸碰到它,當時也對它播放的弦樂聲頗感驚艷。而我買的第一個MC頭,是大三時花了幾個月的家教薪水買的,金色機殼的MC20 Mk2

在那個年代,我在課餘空堂時就常往劉總編的普洛唱片行跑。在那裡,多半的時間都是在研讀劉總編訂閱的 The Absolute Sound 雜誌。當時有一個唱頭讓HP非常推崇,播放音效被他形容得有如人間天籟,那就是 Accuphase AC-1。當時台灣雖然有進口,但其價格對我一個學生來說,則完全遙不可及。而AC-1這個夢幻型號,多年來也一直存留在我的記憶中。

過了數年,我在美國密西根大學唸研究所,自己開始訂了TAS,還是把每一期都從頭讀到尾。那時候,HP所推薦的唱頭中,唯一讓我可以買得起的,是 Monster Cable 出的 Genesis 1000。我一直用它到畢業(裝在 ET2氣浮臂上)。後來搬到加州工作後,又升級用了 Genesis 2000,直到幾年之後才被當紅的 Lyra Clavis 取代。

說了這麼多老得掉牙的陳年往事,到底和主題  ZYX 的產品有什麼關係呢?那是大大的有關係!因為這些在音響史上赫赫有名的唱頭,主要的設計首腦,都是同一個人,ZYX 公司的創始人/社長/技術主腦,中塚 久義(Hisayoshi Nakatsuka。當我瞭解到這個事實之後,便對ZYX 的產品產生高度的興趣。不談其它,光是伴隨我多年成長的這個緣分,就值得好好地去瞭解,他現在所設計的產品,是怎麼樣的聲音。而關於中塚的詳細背景與經歷,各位可以自行上網搜尋。

技術背景的討論見:

http://bingrungtsai.blogspot.tw/2015/11/zyx-4d.html



我推薦的「冷門」發燒黑膠唱片,之一

Paganini: Caprices Nos. 1 Through 24

Ruggiero Ricci小提琴獨奏

London CS6163

 

所列LP之中,這張可能對系統的要求最嚴格。系統及房間的高頻有任何瑕疵的話,雖不至難以入耳,卻會使這張唱片聽來給人不過爾爾的印象。即使不喜歡黎奇,甚至不喜歡這些音樂(例如我自己),也可當成是調聲的好工具。

多年以前,當我還是個自以為是的大學生,小發燒友的時候,在劉漢盛總編當時開的普洛唱片行內,看到他如獲致寶的捧著Mercury那套Starker拉的巴哈無伴奏組曲。我當時很不以為然的表示,才一支樂器,錄音好壞會有什麼差別?劉先生當時看了我一眼,以頗富禪味的口吻說:「那差別才是大呢!」當時我未再發表意見,心裡想著,還不就是看著Mercury那張招牌,國王新衣的效應吧。換成現在的我,就會很確定的接腔回答說:「是啊,差別真是大!」

這張唱片是我在密西根讀書時買的。老實說,當時會買它的原因,也只因為曾於1970年代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聽過黎奇演奏帕格尼尼(還記得陳必先幫他伴奏)。根本沒考慮到錄音水準。但相信許多發燒友都和我一樣,發現到隨著所用音響系統的性能提升,和現場聆聽經驗的累積,有些原先覺得不怎麼樣的唱片錄音聽起來愈好,有些令人驚豔的錄音卻似乎漸漸的褪色。這張LP就是屬於前者的一個明顯例子。

若要選這錄音最特出的美德,我會說是什麼呢?答案是──音場空間感。不少人看到這裡,大概會以為這傢伙是精神錯亂了。一支小提琴獨奏,連伴奏都沒有,能有什麼音場可言?

 您若是有這張唱片但多年壓在箱底未聽,在把它放上唱盤之前,建議先放一段,測試CD上都應有的,左右聲道相位一致(in phase)的粉紅噪音(pink noise)信號。如果粉紅噪音的音像不夠凝聚,或是高低頻左右位置不一致,那請先將喇叭位置精調至完全對稱,然後檢查各牆面第一反射點是否有良好處理。若能用耳機作參考比較那是再好不過了。然後再放一張monoLP確認音像凝聚程度,確定唱臂的循軌角度,VTAazimuth一定要完全到位。此外,您的系統解析度若夠高,聽這張唱片時絕對相位正確與否也會有相當大的差別。當然,要不是前級擴大機上可以作這種調整,要作這種驗證是比較困難。只能把兩聲道的喇叭線或唱頭引線正負極反接。

若是以上基本功做好了,聽這張LP時,您應會對London/Decca黃金時代的錄音技術產生更大的敬意。他們不但可以花大功夫去製作大堆頭的歌劇及管弦樂,對這種小至只有一支樂器的錄音也是一絲不苟。最令人佩服的地方,就是麥克風的襬位,不但兩聲道間距適當,造出令人驚異的精確音像,而且兼顧了直接音與反射音,讓琴音質感和錄音場所的特性都得以收錄進去。黎奇的琴音位置遠近適中,麥克風估計在幾公尺外,堂音不少但不是多到煽情的地步。小提琴身的大小比例精確,也就是說在那種距離,「看」起來琴就應該是那種size。系統的解析力足夠且絕對向位正確的話,甚至可以聽到小提琴的方向,形狀甚至依稀有運弓的動作。最後一段第24變奏,兩手並用撥弦的特技樂段,可以明顯聽到左右撥弦位置。音色上,要是系統本身夠中性,絕對向位也沒錯,應不會有任何粗糙感。基本上沒什麼可以挑剔之處,但我希望整體上可以再稍稍甜美一些。猜想若是用Koetsu的唱頭來聽會更合適。

如果有興趣找一張,London ffrr版不難找也不貴。在eBay上約二十元美金以內就可標到。ffss版當然會貴些但主要是因為較稀有,音質上不見得更好。Decca版的話可能就得花上不少銀子。可惜的是目前還沒看到重刻再版。不然配合上今日的刻壓片技術,背景雜音更低,動態更好,肯定令人讚嘆不已。